忍者ブログ
君と恋しよう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情话都交给松本润先生说了。
FC2的时间可以作弊><


-------------



时间,1月24日,23时整。


“我有一样东西想要送给你。”

[播放]


他站在樱井翔的家门口,双手空空,脑子里像盘古开天地之前的世界,望着眼前那方方正正的门铃握了握拳头,又慢慢松开,心里对着自己吐槽,明明是做梦还紧张成这样,你到底有多没用啊?


松本润清晰明了的知道自己这是在做梦。


他记得刚才他们四个MEMBER在给樱井翔准备秘密生日PARTY,当然这也是一个噱头,四周围着大大小小的摄像机和STAFF,就像在拍摄一个宣扬MEMBER爱的CM。不过他们早就习惯了这种摄像机前后彼此不分的日常生活,玩儿得也还算尽兴。他自告奋勇提了一大袋彩色糖粉爬上高高的梯子,在屋顶上做出小小的机关,一会儿樱井翔走进来就足以毁掉他一身衣服变得花哨甜蜜。
他一边仰头把糖粉往准备好的机关盒子里装,一边想象了一下效果就自顾自笑了起来。这是他们小时候也经常玩儿的一个小把戏,那时候他们还挥霍不起在高级糖果店特别定制的东西,只是收集了花花绿绿的糖纸,然后一推开门就满天满地地洒下来,把樱井翔包裹得像一只五彩缤纷的糖罐子。
那是樱井翔哪一年的生日了?他已经记不太清了。
他保持着仰头抬手臂的姿势,不一会儿最近疲劳过度的身体就发出了警告,头又重又晕。他一手捏着糖粉袋子,一手去按太阳穴,转头时看到吊灯的水晶球折射出刺眼的光,就忽然一下失去了平衡。


从梯子上摔下来的时候他还清醒,虽然难以动弹却感觉到一堆STAFF哗啦一下涌了上来,像水一样溺住他。
他听到爱拔的哑嗓子拔出了从未有过的高音,一直不停地叫“松润你不要死,你不要死啊”。他想跳起来喊你吵死啦老子没死也被你吵死啦,但是身体很沉,眼皮更沉,就像年月积累都变成了铅块压在上面。后来他想开了,干脆趁机补一觉吧,刚这么一想,神经一放松,就迅速跌入了?甜梦。




[一时停止]


[后退]




如果问起松本润最喜欢的MEMBER是谁,01年那个牙齿不整齐的松小润会不顾团内和谐掷地有声的回答,是翔君。那还是个可以张口闭口说最高级的年纪,最喜欢你,最讨厌你,恨不得把一生全部的感情在这一个瞬间都挥霍掉。
在遇到你的这一个瞬间。
只不过人不能原地停留太久,不能一步不前,不得不丢掉一些东西轻装才能上战场。


等再被记者问到相同的问题时,他已经学会了一边对着镜头洒荷尔蒙一边回答,我是每一个人的饭。


迈入十周年的那一天,他们一起喝酒,樱井翔举着个纸杯煞有介事地说感谢这么多年的陪伴,爱拔被他煽得眼圈一红,二宫就在旁边嘲笑:“我们爱拔拔是水做的人啊。”
其实松本润看得出,二宫和也那就是一纸老虎,他要不损爱拔两句,估计就先一把泪珠滚出来了。
结果这句话说得太过火,大家都不知道这出要怎么演下去,五只杯子浮在空中,每个人都觉得胳膊酸疼,以至于他向着无辜的大野智怒目而视。
大野智摆出快要哭出来的脸,垂着眉毛,却被刺激出了灵感,一挥LEADER的手:“我们唱歌吧。”
“哈?”
除了樱井翔的三个人明显跟不上这种跳跃性,倒是樱井翔迅速敏锐地抓住了能下台面的台阶:“对对,我们来唱歌吧……唱什么呢?啊……就唱这个吧……”
迅速进入话痨独角戏模式的樱井司会最后终于开始带头唱起来。


“You are my soul~soul~……”
哗啦,五只杯子四只落地。


不过最后大家还是一起唱到for dream,然后仰头喝掉自己杯子里的红酒(当然除了樱井翔其他几个人是重新倒上的)。
唱完之后樱井翔忽然说,如果有一天,坐着小飞机出去旅行。飞机出了故障,掉落在异国他乡,他脑子受到冲撞失去记忆,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不记得自己的来去,不记得自己喜欢的人,却只会唱一首歌。


Arashi arashi for dream。


“是不是就能认出我是ARASHI的MEMBER?”
“估计当你是ARASHI的大饭。”被二宫和也狠狠吐槽了。
然后樱井翔就笑:“我可不就是ARASHI的大饭。”




要感谢的东西,喜欢的东西。
让我遇到你的东西,让我一直一直和你在一起的东西。


[速退]


相遇。


松本润推开毛玻璃门看到一个少年,扶着镜子前面的栏杆痛苦地压腿。他震惊了,因为他没见过这么僵硬的人,仿佛再用力按一下就能干脆地折断。
他轻手轻脚地在后面看了一会儿,还没来得及出声的时候少年回过头,有一个光洁的凸额头和一双亮晶晶的圆眼睛,对他笑了笑还露出一对门牙。
他就不由自主跟着笑了起来。
那时候松本润当然还不知道自己在将来漫长的人生中,和这个溜肩僵直的少年会变成一根绳子上穿起来的玻璃珠,五个颜色,抖起来时会叮叮当当撞在一起,像奏乐一样发出好听的声音。


喜欢。


“ma chan ma chan,你吃什么呢?”
他盯着手里的漫画含糊不清的回答:“酒心巧克力。”
“好吃吗?”
松本润一抬头,发现樱井翔紧盯着他看,一脸红光显得很兴奋。他看了看手边还剩小半袋的巧克力糖,一脑门?线:“翔君,你要想吃就吃吧。”
“我,我才没想吃。”
高中生特别具备的别扭期,不能坦白对待自己的感情和欲望绝对是晚期病症。
他翻了个白眼,拿出一颗在樱井翔眼前晃了晃:“巧克力味道可纯了,香槟也很浓,很甜的哟”
“男生吃什么巧克力啊。”樱井翔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练习题上,却还是忍不住偷瞄了三四五眼。
他忽然邪恶地笑了笑,快速剥开糖纸把巧克力丢进嘴里,喀嚓,咬碎。然后在一片香甜气息中凑到樱井翔面前。
“翔君。”
“恩?”
趁着樱井翔发呆的时候吻在他嘴唇上,轻轻的一下,却有把舌尖伸进去。
“很甜吧。”
“恩……”


成长。


他们的第一个吻和第二个吻相隔十年。




[播放]




松本润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自己早晨起来,发现手心里握着一样东西。那样东西又柔软又烫,他知道是他最重要的东西,所以十分焦躁,不知道应该收藏在哪里才算稳妥保险。他握着它在房间里四处乱转,像一只停不下来的陀螺,他觉得手心又痒又疼,却不敢放松一点力量。
最后他打开房间里一只巨大的壁橱,里面是空的,他小心翼翼的把它摆放在壁橱的最里面,然后迅速关上门。
接着他出门,去找樱井翔。


快一点,快一点,我有东西想要给你。




[后退]




他们出道那时,互相搭着肩膀在小游艇上对镜微笑,拼命,从飞机上一跃而下,吃过期了十年的调味料。做巨大的风筝,报纸的热气球,盐块的船,有时能飞上高远的青空,有时破裂,有时三十分钟就快速沉没。
后来樱井翔不叫他的名字,不叫他们之间默契的小秘密,只像个比大亲友还不熟的普通路人一样叫他的公众外号。他不喜欢那个称呼,尤其不喜欢被樱井翔叫。
他们要卖MEMBER爱时要勾肩搭背,脸贴着脸,但是在乐屋里坐在一张长沙发上时永远像他们之间还坐着两个透明人。


他问二宫和也,你说为什么人长大了之后就会有距离了呢。
二宫和也啪地把手里的游戏机一合,说:“近距离攻击伤害大你懂不懂。”
游戏他不懂,至少懂得没有二宫和也多,但是这句隐喻他还是听懂了。


开始他确实会被攻击伤害的四肢五脏疼痛。
在纽约冬天的街道正中他觉得冷得难受,却只能穿一件勾勒出他美好的三道弯线条的风衣,真是切身尝到了为了美丽美好就要冻人的真谛。
拍好一天的镜头之后STAFF递过来热咖啡,可是他手指已经坚硬发麻,一个没拿稳就打翻了。STAFF慌手忙脚地收拾,说着再送一杯过来,他苦笑了笑,说没事,不用了,跺着脚跑了两步,跑过个拐角,就一下靠在水泥墙上。
他颤颤抖抖着掏出电话,拨通国际长途,没接通,再打,依旧不通。他坚持不懈地打了五六遍,直到被经理人找到,问他:“往回国打的?”
他胡乱点头:“恩恩。”
经理人就笑了:“你也先算算时差啊,现在我们那边才凌晨四点,谁会接啊。”
他稍稍愣了一下,然后在内心小声对自己说,他会接,就算是凌晨四点也会接。

回国后他找到樱井翔,站在他旁边抱臂假笑:“翔君,那天我给你打电话,你的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哈?”正在背台本的樱井翔吓得不轻,本来拿来手里转得唰唰的笔掉在地上滚了一路。
其他几个人更是精神抖擞幸灾乐祸从四面八方跑过来凑热闹。
“谁啊谁啊?”
“翔酱长出息了啊。”
“长得漂亮么长得漂亮么?”
“你白痴啊接个电话哪就知道长相了。”
樱井翔诚惶诚恐盯着松本润,等着他给个交代。松本润一脸正经的说:“那个女人一直在说,您拨打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现在转入语音信箱,请在嘟——的一声……”说到一半终于憋不住自己先大笑了起来。
然后当然是集体笑成一团,他笑得低头弯腰捂着肚子,觉得缺氧的肺部一阵一阵疼起来,眼角可以瞟到樱井翔,看着他,脸上慢慢挤出一个苦笑。


他以为随着时间拉伸一切会渐渐好多了,他不断努力,打分升级打分升级,防御力的点数也就越积越高,学会了怎么张开AT力场,怎么把玻璃心好好藏在钢铁外壳里。
但某一天他发现这只是他的一个错觉。


从十周年迈向十一年的时候松本润觉得自己只要一开电视就能看见樱井翔,多拉马,大型歌会,娱乐番组,新闻,这绝对是审美疲劳,他要不是多年已经养成了习惯肯定要粉转?。
后来他们一起录节目,樱井翔顶着两个深重的?眼圈,差点把负责化妆的STAFF急哭了。正式开机后更是只把台本上两句现成的词应付过去,然后就杵在一边当背景。
中间休息时他去卫生间,一推门就看到樱井翔手扶着水池子边蹲在那里,脸上的水珠顺着眉毛流到下颌上。
他一瞬心就揪绞起来,防护罩轰然崩塌,碎得像雪片纷飞。他心想,自己这些年的积累八成都加到攻击力上了,这防御力怎么还是弱得扛不住一点正面直击。
樱井翔听到有人进来就连忙站起来,回头对他笑:“我来洗把脸清醒一下。”
他就走过去,探头轻轻吻了吻樱井翔的?眼圈。樱井翔抖了一下,然后就扶着他的肩,吻了他。
由浅入深,呼吸开始无法保持稳定时他慌张的抬起手,先揪住樱井翔的头发,又滑下去捂在他发烫的眼睛上,沾了一掌心泪水。




[停止]


[归零]


[重新播放]




松本润终于迈着大步走上台阶,抬手按门铃。
叮咚。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他按得又急又重,而且一直不断,直到樱井翔举着两只沾满面粉的手来开门。要不说这是做梦呢,樱井翔穿着花围裙做了一桌子花式菜色。他感叹于自己的想象力丰富。
樱井翔仓鼠笑,一脸讨好地问他:“要不要吃,我做了意大利面。”
“还吃什么啊,快点跟我走。”他拉起樱井翔转身就开始跑,跑得很快,耳边的空气都被扯动成疾风。
樱井翔跟在他后面,不停絮叨。
“喂。”
“喂喂。”
“我们这是要去哪啊?”
“喂喂,润你听到我说话吗?”
松本润不回答,只是一直跑,回到了家,打开房门,打开卧室门,然后他和樱井翔并肩站好,面对他的巨大壁橱。


“我要给你一样东西。”


他兴奋得两眼发亮,这时他已经没有了一点犹豫,他只想着,快点快点,再快一点。
樱井翔看着他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浅浅的,有小的酒窝浮上来。


“是什么呀?”


“是这个。”


他唰地拉开壁橱门,然后一下被大量的东西冲倒,有那么多那么多,一直从壁橱里涌出来,充满了整个卧室,又充满了整个房间,接着涌出大门,向着世界的全部空间奔过去。
它不断繁殖,变得越来越庞大,把他和樱井翔冲散,然后又将两个人慢慢吞没。


把世界都湮没。


“是什么呀,润?”
“你要给我的东西是什么?”


在间隙中他拼命想去抓樱井翔的手,却怎么也够不到,那些东西继续膨胀,野心勃勃,想要占领宇宙。
它们多到阻碍了他和他的距离。
他想要大声喊叫着告诉樱井翔,却连呼吸都被堵塞了。


这些,是我对你的喜欢啊。
有这么多这么多。
把整个世界都湮没了。


被?暗覆盖的一瞬他害怕得要死,他觉得自己一定会非常非常寒冷,但是却忽然感受到一阵不可思议的温暖。


松本润慢慢睁开双眼,看到房间乳白的天花板,干净得没有一点污垢,让人反而无法想起这是身处现实的哪个阶段。他整理归纳好思绪,终于想起那个PARTY和一觉入梦,然后才歪了歪头,先注意到身上盖着的一件?外套——那是他自己的,接着是趴在外套上睡得淌口水的樱井翔。
他支撑着坐起来,才发觉自己的手被樱井翔握着,干燥的温暖顺着血脉一直爬过手臂,直逼心房。
他一动,樱井翔就醒了过来,头发七支八翘。眼神朦朦胧胧的,看着他正看着自己,就笑了起来:“你醒啦。”
“恩……啊!生日呢?生日怎么样了?”
他四周看了一圈都没找到钟或者表,焦躁起来。
樱井翔收起笑,皱了眉:“你这一下睡了一天一夜,吓死我了,害的我生日也没过。”
松本润一下觉得身体发软,呆了好半天,才小声问:“一天一夜你都陪在这里?”
“是啊。”樱井翔抬头望进他眼睛里,“一天一夜都这么握着松润的手,把我的元气输入进去……骗你的~”
他感动得差点哭出来,不过幸好是差点,樱井翔已经换上了他欠打的表情,一阵嘿嘿嘿的笑。
“其实我生日还没到,你醒得刚刚好,还有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吗?”
“恩,现在是东京时间1月24日,23时整。”
樱井翔声音严整得就像一台报时机。


“那么翔君,我有一样东西要送给你。”









END.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E-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NO TITLE
我等着今天23&#26102;整的言情,没事,拿糖罐&#30776;死我&#21543;
Posted by Kae 2010.01.24 Sun 05:50 編集
NO TITLE
很美好
&#36825;&#20004;个人都很美好
Posted by 鹿人 2010.01.24 Sun 23:38 編集
NO TITLE
&#36825;文&#36825;歌 整个人都&#21464;得温柔起来(原&#35845;此鹿人言情了)

想&#38382;下姑娘&#36825;首歌的歌者是?
Posted by 一直在鹿过 2010.01.25 Mon 22:49 編集
NO TITLE
The Innocence Mission
非常喜&#27426;主唱姑娘玻璃管一&#26679;的&#21971;音&gt;&lt;
那句[Happy birthday beautifull]大&#32422;是我最最最想&#35828;出的一句&#35805;了(&#34429;然已&#32463;&#36807;了~
Posted by asa 2010.01.26 Tue 02:56 編集
NO TITLE
看了的那天,喜&#27426;的无法言&#35821;。
被温柔的&#30776;史了,史的不能再史了。(中文玲芬

&#36825;首也好喜&#27426;~(心)
所以&#20599;&#20599;的&#39034;走放循&#29615;听了,爬回来&#20599;&#20599;的&#35874;ASA。
Posted by baka 2010.01.27 Wed 05:19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URL:
カレンダー
12 2018/01 0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リンク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5/30 777777777777]
[05/29 。。。]
[05/29 rinn]
[05/29 musuu]
[05/23 rachel]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