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君と恋しよう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最近最喜欢的三样食物:抹茶牛奶,辣白菜炒饭(自制),罐装玉米。

-------

1.我谢罪。
2.二宫和也先生中心,2Y2倾向有。
3.立刻就被姑娘吐槽你这明明是借二狗名义写少爷……orz
4.感谢7姐姐一语点醒梦中人?

其实该说在喜欢上A团很久之前我就喜欢二狗了,那时我是个看多拉马不check演员的懒人,当然,真正去check了A团之后我三秒就被少爷拐走了……orz

SJ洁癖的姑娘们千万慎入哟。

-------

「さあ、いくな、振り向かないて。」

二宫和也最近总梦到被妖怪追逐。
他气喘吁吁的跑下角度颇有些陡峭的木头楼梯,一路踩出咯吱咯吱的响音,有些残破翘起的木刺扎进他的脚掌,他觉不出疼,只是有细微的痒。
他越跑越快,身后是妖怪粘糊糊的气息,夹杂着沼泽和水草的味道。他并不是很害怕,甚至抱着些有趣的心情,咯吱咯吱,一直跑下去。
沿着没有尽头,也没有折角的楼梯。



“你这是最近游戏打太多了吧。”
松本润对他毫不留情,让他有点受伤,难得他放下架子向比自己还小俩月的人倾吐心声,早知道就去找爱拔酱了,那人虽然多半提不出什么有建设性的意见,但因为脑子转的慢,基本也吐不出什么杀伤性太大的槽。
不过他还真认真去回忆了,最近在玩的……是西方魔幻背景。
他讲给松润,松润更加严厉的回复他,你重点搞错了。
这时候乐屋角落里那个仿佛一直注意力都集中在报纸上,但神志其实都放在便当盒上的大好青年一抖手里的纸张,嘟囔了一句:“Nino啊,我觉得你还是多升升级吧。”
他眼前一?,心想到底这个团里再腹?再毒舌也比不上抖S和口吐莲花的组合档,下次你们可千万别再让我背这个?锅了。

他收拾好东西走出乐屋,想了想兜了一圈又回来了,探进半个身子问新闻青年:“sho chan,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
他其实还想邀别人的,但在他打开门的一瞬一身?的松本润就像一阵狂风一样呼啸而去了,LEADER是下午六点之后就别想从房间里挖出来的人,爱拔今天还要录别的节目。他虽然心里有点惦念着躺在床上等着他的wii君,却还是想久违的找个人出去絮叨点什么。
而且他知道樱井翔是最不会拒绝他邀请的百分之百安全的那个。
樱井翔从报纸后面抬起?白分明的眸子,转了一下,好像有点疑惑的问他:“那你不回去升级啦?”
在他再次眼前一?之前那人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抓起外套和围巾,走过来胡乱揉了两把他的头发。
“走啦走啦,去哪家?”
然后很自然的牵起他的手向外走。


在很早之前,他一直觉得,如果说女孩子在成人之后还勉强可以手牵手一起逛街的话,男生之间应该从幼儿园毕业之后就和牵手说再见了,否则那真的是一个恶心。
但后来他遇到了那么几个人,从相遇之后就再也无法从生命中剥离出去的那么几个人,需要互相牵着手,才能坚强起来,向前迈步的几个人。


他一只手放在樱井翔手心里,另一只手放在自己裤兜里,觉得自己再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没准会变成什么煽情番组节目。
这时樱井翔忽然放开了他的手,然后用力拍他的背,啪啪啪三声又清又脆。
一边拍嘴也不闲着:“我说Nino你就不能把你这个驼背改一改么,你想象一下将来站在柯达剧场的领奖台上,一张可爱的脸一个爽朗的笑容,但驼背这么一缩,不把ARASHI的面子都丢光啦。”
他这次可不打算继续示弱下去了,投给对方一个同情的眼神:“你想象一下将来站在白宫院子里,西装特精神发型特精致,但肩一塌,不把祖国的面子都丢光了。”
樱井翔终于只能光瞪着他说不出话,他也就终于开开心心大大方方又拉起那只骨骼硬朗的手。
“走,今天sho chan请客,我们一定喝个痛快!”
“喂,谁说过要请客啦?!”






速度太快,他一个脚下不稳跌倒在两阶楼梯之间,接着翻滚了几下,身上的白衬衫被刮破了两道,他却越发想笑起来。
再快点再快点,他爬起来,一边笑一边在心里对自己说。




每次樱井翔拿刚出道时候他是想打退堂鼓来说事的时候,他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脸鄙视。天知道他和LEADER——那时LEADER还不是LEADER——一同迎着夏威夷温暖的海风望着椰子树顶感慨人生时,这人早已经像打了200CC鸡血一样投入了出道演出的准备,并且拉了松润和爱拔跑去特训。
在那个人的字典里虽然有不想做三个小字,却还有整整一页的做就一定要做得拔尖的大海报。
然后他又想起松本润那个在歌曲开始前五分钟就一直弯腰伸手摆着开场动作的小孩,就忽然悲壮的想自己以后跟着他们混,估计是要吐血的。

他一开始十分讨厌自己的生活变成一种被强制的产物。他必须要像只仓鼠一样转着滚筒,然后产生微弱的电流仅仅搏人一笑。
好吧就算他是个才华横溢的人。
他对自己的棒球很得意,但是只要KAME在他就只是外野。他被说演技一流,可是虽然去柏林踩了两脚红地毯但到底空手而归。就连打游戏他都会在马里奥对战中输给松本润。
所以他每次一有机会安静下来,看着樱井翔这个人的时候就会想,为什么他总有那么强烈的感情那么强烈的执着于什么,为什么为了达成目的,他就能做到绝对的不顾一切。
而樱井翔对他的评价万年有相同的一句,Nino只要想要努力就一定能出类拔萃。
全句重点不在[努力],而在[想要]。

可是每次当他被问到节骨眼上时,却是连自己也无法回答出自己想要什么。
2002年他买了毫无目的地的电车票,一直坐到大海边,驼着背缩着脖子在盐碱滩上踢了会儿小石子,又去和渔师大叔们喝酒吃牡蛎,后来才发现自己忘了带吉他,所以连对着日落唱首歌都做不到。
那天天有点阴,太阳却红得正好,如果被LEADER看到估计会称赞它是腌得恰到好处的鸭蛋黄。太阳周围晕染着些积云,但是太阳依旧完整,耀眼,温暖的,但是如果用手碰触,势必灼烧得疼痛。

他想要当个优秀的捕手,他想要弹着吉他一路唱歌,他想要演绎各种各样的角色,他想一年打掉三百六十五个游戏。
人生从他登上舞台的光隙开始变得盛大,然而他没准只想要和什么人一起,缓慢清晰的走下去。





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梦里的那个自己一直不停叨念,就像一台品质优秀的复读机。他觉得烦得要死,就充当天音对着那个自己喊,你停一停啦。
然后那个二宫和也就很听话的停下了脚步,站在不上不下的台阶上,仰起头,用少年清?的眼睛和眼角的鱼尾纹一起看着他,嘴角折出一个并不够纯粹的笑,开口要说什么,就被身后扑上来的巨大妖怪一口吞掉。





他说自己看千与千寻时哭了,然后理所当然的被樱井翔嘲笑。他眯着眼睛说你一喜欢TOTORO的人到底是以何颜面站在这里笑我的。然后在朝着樱井翔自吹自擂自己画TOTORO画得可好了这种泯灭良心的话题走向前他硬性掐断了关于吉卜力的讨论。
然而这天的酒喝到最后时樱井翔忽然像开了佛光悟了道一样,拍着他头顶的发旋说,别怕,我们都能回去的。

他和千寻一起望着那条冗长阴暗的通道时就开始害怕,他明白这种小孩子的恐惧从未离弃过他。所以他总是会害怕,甬道的另一头是伪装成游乐场的陷阱,是妖怪盘踞的噩梦。
他总是做了最坏的打算。
以至于忘了甬道的另一面还有他的白龙,可以带着他一起飞翔。


喝完酒他以省打车费为由蹭了樱井翔的车回家,樱井翔拿他没办法。不过樱井翔拿谁都没办法。
路过一个电车站的时候他就指着说sho chan你不知道吧,当年你费尽心力提升RAP的level,松润拼了命的练跳舞,爱拔酱吹萨克斯吹出肺病的时候,我正跟海边和大叔们一起吃烤鱼呢。
樱井翔当然一听就火了,急赤白脸的说好吃么?你快说烤鱼好吃么?!
他一翻白眼,都懒得再吐这人一句槽。
他只说,你开去海边吧,我请你吃烤鱼。

也许被二宫和也请客这种事情预示了明天是世界末日,而且如果不去check2002年的DVD他自己也早忘记了自己当时脑子里一跑火车就顺手买了去哪里的票,接着最后的结果是他俩一起缩在汽车里对着冬天的大海愣神。
樱井翔一脸被欺骗的幽怨,想起了松本润当年对二宫和也深刻而准确的评语:骗子。
当然樱井翔想自己这也是自作自受,没见过比自己这种为了吃上弥天大当更傻帽的了。
二宫和也倒是一反常态的待人亲切,温和笑着凑到他眼前说:“sho chan,我就是喜欢你不撞南墙不回头这点。”
樱井翔说你这是夸我呢还是骂我呢。
他没理人,忽然打开车门跳了出去。


走り出せ 走り出せ


他曾经饰演一个跑马拉松的自闭症少年,半夜两点去练习如何把马拉松跑得专注。
他面对着?暗里一盏一盏迎接自己的路灯不断的奔跑,封闭自己的内心,想象自己不能说话,恐惧生活,只能用皮肤接触流动的气流来感受存活的真实。
他敏感,脆弱,但是聪明,隐忍,所以虽然痛苦也可以活下去。
活着,并遇到可以令自己快乐起来的那些人。

他说没有遇到ARASHI自己的人生将无法想象也不想想象,从来都是肺腑之言。


千寻最终战战兢兢的一步一步走过昏暗的通道,看到光线的时候微微眯起眼睛,适应之后眼前已经是大片的草绿山坡和红顶子的房屋。
空气里有好闻的植物香味,溪水绕着鹅卵石蜿蜒。
最重要的是无论多么辛苦,夜晚会不会不停哭泣,在清晨降临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她都可以让手被白龙少年牵着,一路跑过田埂小路,挤过大片的杜鹃花野,直到那片宁静的水面。


他一边叫着一边把沙子踢得老高,粘在外套上像细碎闪亮的花纹。
樱井翔犹豫了再三却只是把头从摇下的车窗里探出来,被海风激的一缩,冲他大喊:“你悠着点!”
他就捡贝壳去砸樱井翔的车窗,后来头发上都沾上了沙浆,终于把樱井翔从车上砸了下来,靠在车门上,两只手插在衣服兜里,看着他。
这时候潮汐的声音非常巨大,他们说话只能用喊的,他就冲着对面一通sho san sho chan的乱叫,然后看定那双眼睛,里面没有笑也没有惊慌,只有一点温和的不安。
所以他对着那双眼睛说:“我不回头,我们都不回头。”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E-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NO TITLE
看完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觉得心里那些褶皱一下都被抚平了。
忽然觉得这篇文写在十周年感觉很不一样。
也许这就是他们之间的KZN吧。
让人心疼,也让人倍感温暖。
谢谢好文T T
Posted by 乌鸦 2009.11.17 Tue 23:40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URL:
カレンダー
08 2018/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リンク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5/30 777777777777]
[05/29 。。。]
[05/29 rinn]
[05/29 musuu]
[05/23 rachel]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