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君と恋しよう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我没有打包行李去LEADER家啊你们看我明亮诚恳的眼睛(你就别掩饰了


-----------

父亲的葬礼上有一位奇怪的客人。
他是傍晚时才来的,一个人,走进礼堂之后一直只是远远的在人群后静静的站着,并不上前。
父亲生前的人面实在广泛,导致入夜后依旧宾客不绝。我站在两排白蜡烛几只百合花旁边,早已经不觉得悲伤,只是因为鞠了太多的躬而腰酸背痛。
再一次注意到那位客人时,时间大约已经又流逝了若干小时,然后那个人就像从未移动丝毫。于是我走了过去,开口问他:“在看什么?”
他显然对于有人会上前搭话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吃了一惊,有点慌张的转过头,不过看到我后很快露出了一个淡薄柔和的笑容:“照片,很好看。”
我学他的样子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才发现原来穿过人影间七折八绕的缝隙,他一直在看着父亲的遗像,那是父亲一张笑得很开心的大头照。
一瞬间我鼻子有点发酸。
其实我会注意到这个人有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父亲的一幅画。当然了,父亲的画技一直是一个悲剧,以前过年过节的时候经常被当做茶余饭后的娱乐节目。但是只有那一幅——当然并不是说画得和他平时的那些有多少区别,就是因为没有区别,却被他小心翼翼的收在书房的抽屉了,才让人更加在意。虽然是件很失礼的事情,但完全是我自己也想不清缘由的,今天见到这个人,就忽然让我联想到了那幅画。
“恕我冒昧的问一下,您与我父亲的关系是?”
那个人倒是对我莫名其妙的好奇心给予了莫大的宽容,或者这是因为个人性格温和的缘故。
他依旧对着我笑,他的笑容带着一种透明的质感,让人觉得安心。
“我和你父亲……啊你是……他的儿子呀。”
他说话有些吞吐,更像是自言自语,言语间仿佛想笑却又蹙了眉,表情立刻变得有点滑稽。
“我和你父亲是旧友。”
这次轮到我微微惊讶,又仔细认真打量了他一番。他看起来和我年龄相仿不过二十代后半的样子,到底是怎么成为父亲的旧友的?
他可能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忽然嘿嘿笑了起来,然后又对我说:“我们是,忘年交。”
我点了点头,觉得再深究下去就真的过于失礼了。然后我们攀谈了起来,很奇怪,和这个人聊天能让我短暂的脱离从葬礼仪式一开始就压在我身上让我透不过气的凝固气氛。于是后来我开始口无遮拦,就好像和他已经是多年的好友,我提到了父亲的那幅画。
当我说出他让我联想到父亲的一幅画时,他忽然沉默了下去,本来始终浅浅挂在唇边的表情收了起来。我看到他的瞳仁一下变得?而沉静,微微低下头,就像在思考什么,又似陷入了某种遥远且深刻的回忆。
最后他再一次抬起头看向我时,表情十分认真,口气也像换了一个人,咬字很清晰,甚至显得有几分凛冽:“能让我看看那幅画吗?”



樱井翔捡到大野智的那一天,日记天气那一栏写着,阴。
樱井翔手里拎着把以备不时之需的伞,路过一个街道转角时看到一只纸箱子。是普通的装蜜柑的那种,上面还用橘红色印着两只蜜柑,写着牌子的汉字。纸箱里装的也是司空见惯的,弃犬。
然后有一个人蹲在纸箱前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樱井翔想,这真是个善良的好人。
而当他在那个人身边蹲下时,却听到了这个人的喃喃自语,整句子听不太清,就能分辨出“好饿啊”“可是”“狗的话可以吗”等等令人起疑的字眼。他转头看过去,能看到旁边人一个轮廓清晰的侧颜,线条很柔和。这时恰巧那个人也转过头来看到了他,两个人眼神碰到一起。这一刻樱井翔忽然发现这个人的眼神比弃犬还凄惶可怜,他盯着自己的脸……厄,好像不是,是稍微下面一点的部分……脖子?他为什么盯着我的脖子看?有什么奇怪的吗?
樱井翔越发奇怪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好像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这时就看对面圆脸颊的青年吞了吞口水,很有礼貌的开了口。
“请问……”青年的声音有点犹豫,“能给我一点你的血吗?”
“哈?”樱井翔自己回想了一下,在自己不长不短的人生中,好像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请求。
“其实也不会太多,啊,不过也不少,偶尔能吃饱的量会造成一个人短暂的贫血……”
樱井翔觉得对面这个人可能是个疯子,他看着这个完全不顾别人能不能理解只一味絮叨的人一边说一边向着自己靠过来,气息越来越近。他觉得手脚发僵,脖颈处感到一阵热潮。他脑子一片空白,最后一拳挥了出去。
“好痛痛痛痛。”被打中下巴的人泪光闪动的捂着被殴打的地方蹲了下去。
“我也是没办法嘛。”语气很是可怜兮兮的,“我也不想啊,可是我都两个月没吃东西了,吸血鬼也是一条小生命啊。”
樱井翔低头看着蹲在地上缩成一团的人,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明白了,又好像更混乱了。




“所以你就成了,专用血袋?”
“救命血包?”
“吸血鬼不管血型的吗?”
樱井翔看着眼前的几个人,对于自己的这些个“挚友”都这么快的接受了自己说的这种超现实故事反而不能适应。
“你们,就不想说点别的吗?”他痛苦的以手扶额。
“不是美女吗,只吸美女的血吗?”
“现如今吸血鬼也都堕落了,唉。”
“不是说这个。”他换了双手抱头,声音有气无力。
最后二宫和也拍了拍他的肩膀,叮嘱了两句注意卫生我还有个发布会先走了,就拖着爱拔走了。剩下一个松本润,瞪大一双眼睛眨了眨:“有留下牙的痕迹吧,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樱井翔觉得自己要翻白眼,松本润已经伸手来拉他的衣服领子。他侧身躲过:“我不许他咬脖子。”然后他把自己的衬衫袖子往上卷了卷:“喏,这个。”
松本润低头左看右看:“像那啥的针眼儿。”
樱井翔就只能在心里大喊,绝交,都他妈的绝交。




樱井翔拎着外卖袋子走进破旧的公寓楼,虾仁笋片炒饭的味道强烈刺激着他空了大半天的胃。按响门铃之后等了至少五分钟,里面才拖拖拉拉传来了脚步声。
大野智打开门.
樱井翔眯起眼睛:“怎么这么慢?”
大野智已经一副殷勤的态度接过樱井翔手里的东西,又给樱井翔递鞋子:“刚才正好打到不能存档的地方。”
“……。”
樱井翔不知道吸血鬼是不是都这个样子,当然了,他没见过除了大野智之外的吸血鬼所以无从判断。而作为他心中的吸血鬼代表,大野智比起对维持生命必不可缺的血,对Wii的兴趣仿佛更大一些。
说白了看起来不过就是个普通的宅男。樱井翔看着盘腿坐在电视前的人的背影默默叹气。
除了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把500CC人血当果汁喝进肚子。
樱井翔在路边捡了大野智,又不能真的放在家里,就找到了自己上大学时住的公寓楼让大野智住进去,还负责任的搬了些旧家具。他想这可能是出于自己那份强烈的正义感,以及强烈的好奇心。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吸血鬼,成为漫画男主角什么的,大概是每个人都隐藏在心底的一个志向。
大野智自己解释尽量宅在家里是节省体力,如果做太多运动相应的就需要更多的血,像现在这样可以维持在一个月一次的样子,不会给樱井翔带来太多的麻烦。


樱井翔把饭菜在桌子上三三两两摆开。他的一个朋友是开中餐馆的,所以他经常会去光顾一下。摆放好后他招呼:“吃饭了。”
大野智应了一声,存好档,走过来在桌子旁边做好,很是一本正经的拿筷子,把双手合在胸前,低头说:“我开动了。”


开始樱井翔以为吸血鬼是不吃饭的,他把饭菜摆好后刚要吃,就看大野智凑了过来坐在桌子的另一端。其实作为吸血鬼,大野智并没有吃饭这个需求,更主要的是他没有味觉。但是他依旧每天吃三顿饭,然后在吃完每一样东西后都很认真的说好吃。
樱井翔曾经问他为什么要做这些多余的事情。
大野智仰着头想了想:“可能是怀念作为人的感觉。”


樱井翔还知道大野智没有对于冷热的感觉,所以住在四面漏风的破房子里也从不抱怨。传说中的那些物品,十字架是没有任何影响的,对银器会有不良反应,虽然不至于见光就化成灰但是在阳光下会十分虚弱。
“那你的兴趣居然是钓鱼?”
“恩,你难道不知道有夜钓这种项目?就是夜晚的时候驾着船到适合的地方等待鱼群经过……”
樱井翔眼看一提到钓鱼两个字立刻就要发展成一场讲座,立刻喊卡:“先吃饭吧?”
中餐已经被消灭一空,樱井翔嘴里吃的饭是他的血。他蜷缩在沙发上,怀抱抱枕——因为大量失血后难免会头晕。
“那么今天想问的事情是什么?”大野智在他旁边坐下。
樱井翔每次来都要问他许多问题,缠着他讲关于自己的事情。这原本并不奇怪,对于他这样的珍稀动物,任何人一定都充满了好奇心。但是大野智又觉得樱井翔并不是这样,他不是疯狂的科学研究者,不是异种生物狂热饭,也不是想把他的情报当新闻拿出去卖。樱井翔经常会关心会提到的问题几乎都是关于他自身的,他的兴趣爱好,以前经历的事情,就仿佛好像他只是想了解自己,不管自己是不是吸血鬼。
真是个怪人。吸血鬼忍不住这么想。
“恩……”樱井翔揪着蓝条纹的抱枕边想了一下,“就讲讲你的故乡吧?你在哪里出生的?”
“北方。”大野智简短的回答,然后伸手拉过樱井翔的手臂。
“北海道?”
“差不多,不过那时候还不叫这个名字。”
“哦。冷吗?”
大野智这次没回答。樱井翔看着大野智慢慢探出两颗锋利的牙齿,向着自己小臂咬下去,多少有些色情的味道。感觉并不会疼,据说是因为咬下去的同时注入了某种类似麻药的分泌物。
听大野智解释这个问题时樱井翔很快的反应,这简直就和蚊子一样嘛。当然一瞬就被很少有什么快速动作的大野智稳准狠的在额头上弹了一下,疼得直掉眼泪。
随着血量渐渐流失,樱井翔眼前有点模糊,加上最近加班缺觉,他就想着干脆趁机会补补觉吧。他把脑袋靠在柔软的沙发背上,朦朦胧胧就看到大野智的后脑勺,有几根毛翘起来。他想伸手去把对面的头发顺平,又懒得用力气。在意识彻底脱离之前他听到大野智的声音:“不记得冷不冷了,只记得经常下雪。”


醒来后樱井翔发现自己流了自己一脖子口水,这一觉又沉又稳,梦也没有半个。自己大概已经很久没睡过这么有质量的觉了。
耳边是熟悉的游戏BGM,马里奥做了多少代也还是一听就能分辨出来。大野智却并没有在电视机前,他一下坐起来,环视了一圈屋内,没有发现人影。想着大概是出去超市买冰激凌当夜宵了——这个吸血鬼执着着许多没必要的人类的坏毛病。他走到大敞的窗户前,从这里可以看到对面一家711的红绿双色灯。他有点无意识的抽出一根烟,却夹在手上当笔一样转来转去。然后就看到自动门两面一分,大野智拎着个袋子走出来,拖拉着步子摇摇晃晃的晃过马路,抬头看到他就冲他挥挥手。
他也回应着挥挥手。



樱井翔的工作是新闻记者。
那天他接到个紧急电话立刻驱车?往现场,是个恶性事件。绝望的父亲打算带着女儿一起自杀。
他?到事发的大桥上时已经堆满了记者和看热闹的人群,警察倒是还没?到。他奋力挤了进去,看到一个中年男人站在吊桥的钢筋上,一手握着栏杆一手抓着一个小女孩,正在冲着前来进行劝服工作的人大喊大叫。对政府的不满,对公司的不满,对社会的不满。樱井翔想这哪是自杀啊这根本是作秀,尤其还要拖着无辜的女儿,简直是人类底线。
但他依旧尽职尽责的挤到角度最好的桥栏杆边,离父女两个人只有一步之遥,自己的脚下也仿佛摇摇欲坠。他明明恐高,却还是尽可能的想拍到离得更近的镜头。这就是为什么他的业绩总是比一票同事来得好,因为他肯拼命,该豁出去的时候他就能真忘了自己不是什么钢筋铁骨。
结果当小女孩脚下一滑从桥上摔下来时,樱井翔透过摄像机镜头看到女孩恐惧的表情比尖叫更能让人颤抖。完全是出于本能,他丢下机器伸出手去想要拉住整好在他面前坠落的女孩。倒是真给他抓住了,但他本身站的位置并没有什么屏障,于是反而被女孩一起拉了下去。
他心想糟糕,顺势把女孩抓进自己怀里,然后一闭眼。下面是条河,希望他们准备好了打捞工具。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惊愕的发现自己在半空中停住了。他思索了一会儿才睁开眼睛,看到急流在正下方十几米翻着白沫,效果更加恐怖。直到有个声音在耳边很近的地方传过来,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衣领被一个人揪住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
现在好像不是该用这么轻描淡写的语气说话的时候,樱井翔在内心吐着槽。当然这也不是什么该吐槽的关头。
大野智把樱井翔和小女孩一起拉上来小心的放在支撑桥体的柱子旁的一片平台上。
“你怎么会在这里?”樱井翔余惊未消,说话时全身不住的抖。女孩儿干脆已经失去了知觉。
大野智的表情也很轻描淡写:“恰巧路过。你原来在干这么危险的工作?这是什么?抢险队?特攻?”
面对第一次频频向自己提问的大野智,樱井翔扭过头:“不,不是,这是个误会。”
大野智叹了口气,伸手帮他把歪掉的记者牌揪正:“你注意一点,不要这么拼命,要不然我又要挨饿了。”
“你关心的是这个啊……”樱井翔说着,忽然惊觉“一会儿警察下来了我怎么解释啊。”
“就说命好被伸出来的钢筋挂住了,然后奋力爬上来。你绝对能上明天报纸头条,大英雄。”大野智说着就去拍樱井翔的肩。
樱井翔表情都僵了。但是眨眼间大野智已经没了踪影。


那天晚上樱井翔去大野智的住处,先道谢,然后忽然说:“今天我才头一次有点你其实是个吸血鬼的真实感。”
大野智愣了一下,就笑了,眉角垂着:“你这么说很过分唉。”




樱井翔的大野智情报收集在不断?加,当然他从不写下来,只是记在脑子里。
有一天樱井翔拿来了一台相机,一脸兴奋的挤在大野智身边:“我们合个影吧。”
大野智用鄙视的眼光看着他,想说你是女子高中生吗。
“我从不照相。”大野智最后还是老老实实说。
樱井翔一腔热情被冷水泼了,有点沮丧:“为什么?”
大野智就解释因为如果留下照片这类实际的记录,一旦有保管不慎,许多年后流出他人之手,保不准就会发现他从不会变老的BUG。
樱井翔听完认真点点头,表示有道理。
然后这时樱井翔才发现大野智在画画,应该是他自己买了画具,把画架支在窗户前,画对面灰蒙蒙的一片城市街景。
“吸血鬼都是艺术家?”樱井翔看着纸上几笔简单勾勒出来的图画,觉得对于自己来讲太高深了。
“因为时间有很多太闲了,所以就学了各种各样的东西。”
“还会唱歌……还会跳舞……”樱井翔迅速翻阅脑子里存储的资料,“你有什么不会的吗?”
大野智居然认真的开始想:“恩……说来还还真有,棒球。”
“……你个死宅。”
大野智抬头冲樱井翔笑笑:“因为棒球一个人可玩儿不了。”
房间中忽然安静下来,因为樱井翔一不说话,两个人就会一起沉默。然后樱井翔一下夺下大野智的笔:“我给你画像吧。”
“哈?”
“不能照相的话,我给你画张像吧。”说着樱井翔就把大野智拉起来,让他坐在沙发上,又左右看了看,摆了个花瓶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接着露出一副满意的深情,又对大野智说,“你快摆个POSE。”
大野智看着这个成年男子像孩子一样的表情,苦笑了一下,随便扭曲的摆出一个动作。
樱井翔点点头表示可以了,然后坐到大野智的画夹前,戳了一张白纸在上面,又捡起一根笔煞有介事的比划。
大野智看着他的动作,这才想起来问:“你会画画?”
“当然了。”
在以后的一段时间,大野智才发现樱井翔有说谎不脸红这一项绝技。然而现下他还可以放心地靠在沙发上,扭头看着窗外。
“不要动,不要转头!”
“是是。”
“不要睡觉!”
可大野智还是很快睡着了。


大野智没有见过那幅画,樱井翔号称画得太好所以不能给他看。当然后来大野智见过樱井翔画的豆豆龙熊猫和自由女神像之后,他就不想看了。




一切从入冬开始变得糟糕。
糟糕是指,大野智发现自己开始期盼见到樱井翔。




窗户四敞大开,樱井翔一进来就惨叫了一声,然后一边嚎着冷死了冷死了一边去关窗户。大野智坐在椅子上愣神,半天才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想看看风景。”
樱井翔很不在意的挥挥手:“你道什么歉啊,因为你感觉不到嘛,现在都十二月了,看样子过两天会下雪,来个白色圣诞节什么的。”
然后他转过身:“我们一起过圣诞节吧,我去买个蛋糕。”
这是樱井翔第一次提出为了不是献血之外的缘由来找他。
大野智愣了一下,连忙回绝:“不用了不用了,圣诞节难道不该和喜欢的女孩子一起过吗?”
“哪来的什么喜欢的女孩子啊。”樱井翔笑了,“如果不和你一起过,也一定会被我那群狐朋狗友拉出去敲诈钱包。”
大野智噤住声。
樱井翔就自顾自当他是默认了。
然而大野智知道,他只要一开口,就会说出,我想和你一起过圣诞节。
并且不仅仅是圣诞节。
他还知道,自己应该离开了。


樱井翔再来的时候房间的窗户依旧打开着,大野智站在屋子正中间,脚边放着一只小小的行李箱,很旧,深蓝色,边角都磨得发白。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大野智时他带在身边唯一的行李。
樱井翔并没有生气,也没有大喊大叫,他甚至好像并没有看到被收拾干净的房间,码放整齐的游戏盘,还有桌子上的一页信纸。
他只是慢慢走到大野智身后,伸双手拥抱住了他。
“好冷啊。”
大野智觉得自己好像抖了一下:“我感觉不到冷。”
樱井翔用额头抵在他的脖颈上:“但是你会觉得寂寞吧。”


大野智曾经遇到过一个温柔的女孩子。那是多少年以前的事情已经无从记忆。他只记得那个女孩子会泡很美味的奶茶,他明明感觉不到温度也品尝不到味道,却不知为什么被诱惑了,在那个小小的城镇停留很久,直到女孩子和他说,把我变成吸血鬼吧,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女孩子向他伸出手。
他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她,你能承受看不到时间的尽头吗,你能承受亲人好友都会抛弃自己渐渐老去吗,你能承受不能再面对阳光吗?
女孩子的手忽然停在了半空,然后不停颤抖起来。
他冲她笑笑,笑得很温和,然后用自己的手去握了握那纤细的手指,接着就放开了。
从那之后他再没有在同一个地方停留太长时间。


现在是智力问答时间。
问题是,吸血鬼靠什么承受永生的时间?
答案选项A,人血。答案选项B,中华料理。答案选项C,任天堂。答案选项D,欲望。


大野智没有离开,他没走成,失去了时机。因为时间对于他是无尽的,所以他渐渐失去了对时间流逝的感知,所以那天他本来整理好了行李打算离开,却忽然站在房子中间开始发起呆来。他也许只是打算好好再看一眼这间又小又破的公寓,但是这一呆也许是几个小时,也许是几天,反正一直愣神到了樱井翔的再次来访。
大野智心底清楚,这是因为吸血鬼只能遵循本能的欲望,他想留在这里。
不管他装得多么漫不经心,那些欲望都强烈而清晰。


樱井翔在厨房里给他做饭。
“今天我想问你……”
他的声音夹杂在自来水的流水声中,断断续续地传过来。
“你是怎么成为吸血鬼的?”
大野智干脆跑进厨房,帮忙切洋葱。
“我只是因为怕死。”
洋葱的味道对吸血鬼也有效,他流了一脸眼泪。
“我出生在战乱年代,什么都没搞明白呢就被强行拉上了战场,然后受了很重的伤,知道自己快要死了,于是怕得不行。”
“我当时就一直哑着嗓子说我不想死我不想死,不知道在像谁请求。”
“然后就遇到了把我变成吸血鬼的那个人,其实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把我变成吸血鬼。”
樱井翔搅着锅里的味噌汤:“你知道的吧。”
“啊?”
“知道为什么他要把你变成吸血鬼。”
因为已经无法承受独自一人。
“我……”樱井翔放下勺子,转过头看着大野智,“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大野智手下一滑,刀锋立刻在自己手背上开了个口子,血一下流出来。
他正看着自己的伤口愣神,樱井翔一把抓过他的手,就往自己嘴里送。
大野智脸色惨白,想要把手拉回来,因为太焦躁没能控制好力量,把樱井翔整个人都甩飞了出去,撞在墙上,发出砰的很大一声。
樱井翔被摔得有点头晕,眼前一片灿烂星河,摇摇晃晃扶着墙站起来,嘴里发腥。不过他还是笑起来。
大野智把受伤的手紧紧握起来,低低地冲他吼:“你做什么啊?你知不知道喝我的血意味着什么?!”
樱井翔笑得更开心了,大概是因为从没见过大野智情绪这么激烈。他的语气反而淡漠安定:“知道啊。”
大野智一下被噎住了,他愤怒的瞪着樱井翔:“你以为你是谁?”
然后他忽然凑近过来,脸上挤出一抹冷漠的笑容:“你别误会了。”
“没有你我已经活了几百年,所以你以为自己有多么重要吗?”
“你不过是我的食物而已。”
还没说完,大野智的下巴上就又挨了樱井翔一拳,不过这次他没有像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样,发挥了高超演技,装模作样的捂着喊痛。
因为明明不会感觉到疼痛了。
樱井翔看着他,眼睛明亮而悲伤,没有再说话,抓起自己的外套走出了大门。
大野智慢慢蹲了下去。


明明已经不会再感觉到疼痛了。
可是为什么会这么痛呢。
他抬起手,捂住自己心脏的位置。



“想要他你就直说。”
本该除了他没有别人的房间里传来声音,大野智抬头向着声音源看过去,房间里灯光很暗,只看到一个阴影。
“你是谁?”
大野智警觉起来带着些恐惧,但他依旧慢慢向前走了两步,那个人就这冲着他的方向走过来两步,于是这时他终于看清了
这个人很眼熟,不但眼熟,这就是他自己。
那个大野智用相同的脸歪出一个鄙弃的笑容:“我就是你。”
大野智心里吐槽,我看出来了。
“你不过依旧是那个怕死的胆小鬼。”伪造影像大野智出言不逊,仿佛直戳心脏大动脉。
“自以为是。”
“你以为这样就是为了他吗?”
“其实都是为了自己吧。”
“害怕有一天被背叛,被抛弃。”
“啊啊,那样多么伤心啊,我的心都碎了。”他像是在演舞台剧,用高腔念白。
大野智觉得这声音又尖又刺,于是捂住双耳,但是没有一点用处,那些话语依旧清晰无比,就仿佛来自他的头脑里。
[就算你不想面对自己的欲望也没有用。]
[因为他们来自你的内心。]
[你逃不掉的。]
[永远逃不掉的。]
“不要再说了。”
大野智喃喃地念着。
“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
就像几百年前他祈求不要让他惧怕的事物降临。
我只不过不想再体会被抛下的孤独。
就像那一天,早晨醒来时,只剩下自己,然后将要面对漫长的漫长的无止境的时间。他不需要目标,没有时间流逝的概念,记忆开始变得浑浊,分辨不清它们在哪里发生了分歧。
慢慢他已经开始忘记,忘记出生的小镇是开满了向日葵还是油菜花,忘记了最喜欢吃的食物的味道,甚至忘记了偶尔出现在记忆角落里的这个女人,是自己的母亲还是在某个时间点遇到的过客。
后来他已经渐渐开始习惯,不再想梳理清那些记忆。而现在他有点难过,因为他那么想记住樱井翔。
虽然他不过是一个对自己纠缠不休的青年,却就像光明总是对影子纠缠不休。
大野智想回头再看一眼他的光明,却只能紧紧闭着眼睛,觉得自己像是从很高的地方不断下坠,又开始猛烈的摇晃。



“大野君,大野君。”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大野智一下睁开双眼,才发现是樱井翔在摇晃他。
“大野君,没事吧?”樱井翔皱着眉,一脸担心。
“你……怎么会在这里?”
樱井翔还没来得及回答,已经被一把按倒在地上。他仰躺着看到欺压下来的大野智,眼睛变得比平时更?一些,仿佛染不进一丝光。


[你逃不掉。]


“大野君?”他缓缓发问,却没有挣扎。


[因为那些欲望来自你的内心。]


樱井翔觉得肩胛骨被大野智捏得快要碎裂,那些抓在自己衣服上的手指发出频临断掉的响声。然后大野智俯下身,尖牙咬在樱井翔的脖颈上,他那样用力,就好像要吞噬掉他。樱井翔这次终于疼痛得呻吟起来,他勉强抬起手臂捂住自己的嘴,感觉的滚烫的热流从自己体内流淌出来,把皮肤染上别的色彩。


我的欲望明明只有一个。
明明那么简单。


大野智搬开他的手,凑过来吻住了他。
樱井翔被迫张开嘴,在呼吸被牵制的一瞬尝到了血腥的味道,那是他自己的血,苦涩粘腻。
他听到大野智在他耳边轻轻吐息,声音仿佛历经艰辛才发出来:“呐,和我,一起活下去吧。”
樱井翔哭了出来。


樱井翔把大野智嘴角的血舔干净,用手搂住他的脖子,就好像想将他窒息。
“我会陪你,会一直陪着你。”
虽然我不能陪你永生。
但是至少,这一生这一世,我可以好好的,陪在你身边。

 


“大野君,大野君,看我带回来了什么?”
大野智没回头,只是应付着哼了一声。樱井翔一腔热情撞在冰山角上,把木头小人摆在大野智房间里的书架上,就缩到沙发上。大野智画完手里的两笔之后觉得自己做事有点过分,就凑过去安抚。
“这次带回了什么?”
樱井翔冷眼看过来:“反正你不感兴趣。”
“怎么会怎么会。”
樱井翔很好哄,立刻开开心心的拿过手信介绍出处渊源:“西南方的少数民族有一个传说,死后有不想忘记的事情的人来世就会变成一种树木,树纹上刻着那件被死死执著的事情。人们把这种树的木头做成各种饰品装饰,送给别人代表不希望被忘记。”
大野智端详着木头上斜斜的花纹:“还挺有意思。”
樱井翔这下更来劲了:“对吧对吧,下次你和我一起去旅行吧。”
他一仰头靠在沙发背上,看着天花板:“我们一起坐轮船周游世界,如果别人问起来,开始说我们是兄弟,然后……过了很久之后,就可以说我们是父子。”
大野智就跳起来敲他脑袋:“靠,你占我便宜啊。”敲完笑得把脸埋进沙发靠垫里。
“然后……”樱井翔还在继续说。
“然后呢?”大野智闷声闷气的问。
“不管过多久,不管怎样,都可以回答,是我喜欢的人。”


之后的流程樱井翔已经习以为常,过量献血,然后睡上一觉。
只是他不知道自己睡着之后大野智呆呆看着他的睡脸,然后用手指轻轻的顺着他的轮廓描绘下来。
最后大野智俯下身吻吻樱井翔的宽额头。
这时桌上的闹铃响了起来,大野智连忙按掉。他小心翼翼的看看樱井翔,樱井翔睡得很熟,只是微微侧了下身,仿佛寻找着更舒适的姿势。大野智舒了口气,自嘲只有这样才能提醒自己不要又一次一直发呆到樱井翔醒过来。然后站起身,去拿放在房间角落里的旅行箱。


我其实和你一样天真。
大野智最后环视简陋的公寓。
我只是想这样安静的相守,就像我们只是普通的相爱。
但是每次当我吻你的时候,就控制不住将你变成和我一样的怪物的欲望。然而我知道这样做的结果。如果我真的这样做了,你只会恨我。
我只告诉你我是如何变成吸血鬼的,却没有告诉你我为什么会变成孤独一人。
因为他把我变成吸血鬼之后也得不到拯救,我们只会互相仇恨,互相消磨,在没有尽头的时间里变得更加绝望,最后只能分开。
如果一定要分开,还不如是现在。
大野智的视线落在那个长满花纹的木头小人上,木雕有一双大眼睛,空洞的看着他,他犹豫了一下,没有去拿。
房间门在大野智面前关闭,渐渐把他视线里的樱井翔挤压成一小片影像,最后终于什么都看不到。
他说不出再见。
只是说,晚安。


樱井翔醒来后发现窗户没有关,他重重打了一个喷嚏,然后把盖在自己身上的外套裹得更紧一些。
接着他环视着在清晨微光中显得格外空旷的房间,试着叫了两声:“大野君?”
没有人应答。
樱井翔忽然知道自己再也见不到大野智了。

 


我带着那位奇怪的客人来到父亲的书房。那位客人很快被父亲房间里各种各样的摆件吸引了注意力,拿起不知哪里的民族图腾左右端详,又伸手小心翼翼摸了摸墙上的布画。我微笑着向他解释,父亲因为工作的原因,年轻的时候经常到处行走,又因着父亲喜欢旅行,有时间就闲不住,并且每到一处就喜欢买些纪念品回来摆放,虽然品味十分不敢恭维。其实父亲每次带回来的手信都有我一份,但我从来都不敢摆在外面,全部一股脑堆进一个箱子里,已经不知道被我塞到什么角落里去了。
然后我打开了书房里那张厚实红木书桌右手边的一个抽屉。那张画被镶嵌在一个木头框子里,待遇就像一张照片,安静的摆放在那里。我知道的很清楚,因为经常可以看到父亲在休息时把抽屉拉开一半,然后一边抿着咖啡一边端详,就像在欣赏一幅稀世珍品。在那之前我不知道父亲是那么自恋的一个人。
我把画拿出来,双手递给那位客人。那位客人接过画,看了两眼,立刻露出了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这和所有见到父亲的画的人的表情如出一辙。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就有点出乎我的意料甚至我有些不理解。不过从这个客人出现之后的一连串事情其实我都不太能给出合理的解释,包括为什么我会和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站在父亲的书房里欣赏他的一幅糟糕的画。
而现在,这位客人显然对那个镶着画的木头框架更感兴趣。他没有打招呼就已经开始动手拆开了那个框子。而我也并没有阻拦,当然我已经不想再重复今天一切事情的反常。
我就这样看着他轻轻的把画纸从木框里取出来放在一边的桌子上,接着就愣住了,只是一直一直盯着画框的里侧,就像那里画着世界宝藏的藏宝图。
我并没有好奇的凑上去看那里到底有什么,而是在那位客人开始流泪时默默退出了书房,留他一个人在里面。

 

大野智只看了一眼就觉得木头框上那些走势繁复的木纹有些眼熟。


[有一个传说,死后有不想忘记的事情的人来世就会变成一种树木,树纹上刻着那件被死死执著的事情。]


他拆开后就看到了画的后面,写在木头上的字,歪歪扭扭。
姓名,樱井翔,某年某月某日阴天遇到大野智,那天居然没有忘记带伞,路边有一条野狗,捡回的确是一个吸血鬼。
某年某月某日变成一只急救血袋。
某年某月某日知道那家伙真的会飞。
某年某月某日吃了那个味觉白痴做的炒饭,盐和糖搞错了,但完食。
某年某月某日……
密密麻麻扑满了一面。


[把这种树的木头送给别人代表不希望被忘记。]


大野君,如果我们分离了很久很久。
如果你又活了很长很长时间。
那么,你还会记得我吗?
不,你一定要记得我。
把我永远,永远的刻在记忆里吧。
我想在你心里永生。

 

樱井翔,你竟然比我还要自私。


大野智感觉到自己的眼泪流进了嘴里,而一次,他竟然像尝到血液时一样,尝到了那些液体的咸。

 

 

FIN.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E-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NO TITLE
果然又你寫的= =
Posted by 6 2010.03.17 Wed 00:21 編集
NO TITLE
[划掉]姑娘接受表白不接受表白不接受表白不接受表白不接受表白不接受表白不接受表白不接受表白不接受表白不接受表白不接受表白不接受表白不[/划掉]
Posted by chenetsuko 2010.03.17 Wed 01:13 編集
NO TITLE
你再不接下去小翔就要血流成河而挂了TAT

还有还有,墙裂呼唤妹子那边也不能断TVT乡村教师和妹子的禁忌之恋(喂)多萌啊多萌
Posted by 2010.03.18 Thu 12:53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URL:
カレンダー
06 2018/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リンク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5/30 777777777777]
[05/29 。。。]
[05/29 rinn]
[05/29 musuu]
[05/23 rachel]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