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君と恋しよう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NY篇。OS。18R。

----------

临去机场前樱井翔看了一眼邮箱。
其实每天出门之前查看邮箱已经成为他的一种习惯,哪怕他已经六个月没有收到过明信片。
有些事情成为习惯之后,已经和起因一点关系都没有了,比如他路过车站前那家人气面包店时会变着花样买一个面包,一路走一路咬,都已经好像是因为自己喜欢的缘故了。
这次出行的目的地是纽约,临走之前二宫和也和松本润围着他向念经一样喊手信手信不给手信就让你不好办,他忍住一脑门?线,看到相叶雅纪费劲挤进了索要手信的行列,跟着一起喊叫起来,于是终于暴走:“你不是昨天刚从美国回来吗?!”
最后松本润递给他一张单子,上面列着大大小小的名牌产品,有包有衣服还有帽子。他抬头看了松本润一眼,发现对面柔里含笑笑里带刀的表情不像是开完笑的,只好试探着问:“松润啊,你知道我是去干嘛的吗?”
“不是出差吗?”
“原来你知道啊?!”
樱井翔觉得自己真是交了帮好朋友,真好的朋友。


上了飞机他就开始睡,自从接了这个客户,他连续几个月每天都只能睡三四个小时,人瘦成一把骨头,搞得松本润和二宫和也几个人一见了他就想用食物揣他,有段时间他连续吃了一个礼拜的烤肉,弄得哭笑不得。
但依旧胖不回去。
精神压力这种无形的东西永远胜过一切减肥秘方。
他迷迷糊糊靠在机窗玻璃上,想着自己上一次见到大野智是半个月前。不过只是单方面的[见到],在电视上。
大野智在巴黎和导师一起联名举办了一次小型画展。其实只是一条简短的新闻,不过是节目里镶边的部分,他却看得非常认真,他看到大野智穿着有点拘谨的西装,温和笑着站在自己的作品旁边。
那副画上是不知道哪里的一片海,海边站着一个人,安静而遥远。
镜头一闪而过,而樱井翔直到新闻之后的多拉马播完了一大半才回过神来,关上电视,滚到床上去。
他没有关灯,瞪大眼睛盯着白花花的天花板,有点兴奋过度,就好像回到了上大学的时候,自己为了大野智,又高兴又难过。
他想这是不是说明大野智又迈出了一步,不管是离自己更近,还是更远。


九个小时飞机他觉得就像刚睡了二十分钟,醒来之后腰酸背疼。他不顾形象的坐在座位上用力拉伸手臂,对着一旁的BOSS说怎么不再让我睡会儿啊,然后差点被BOSS用眼神按死。
下飞机,拿行李,入境,住宿,折腾了一通之后,因为会议谈判都要明天才开始,于是偷了一个傍晚的闲工夫。BOSS说为了明天能斗志昂扬的上谈判桌,今天晚上不如找两个洋妞来乐一乐。
樱井翔内心吐槽,这恐怕会起反作用吧。然后婉言谢绝了BOSS的好意,裹了件外套就去压第五大道了。


他看到大野智的时候,第一反应当然是自己出现幻觉了,他抽了自己一嘴巴,你争气点好吗?
然后觉得还挺疼。他呲牙咧嘴看着马路对面那个穿?夹克戴棒球帽的人慢慢沿着斑马线朝自己走过来。
心想,好疼啊,真的很疼啊,为什么幻觉还没有消失?
大野智在他面前站住,慢慢的笑着说:“翔酱,长高了呢。”
“你这是什么长辈的语气啊,大野君。”樱井翔也露出了仓鼠牙。
他们随便找了一家小酒吧一头钻进去,周围全是高大壮实的美洲血统让他俩多少有点不自在,樱井翔用悲催的英语发音点了喝的,拿在手里对着灯光一摇,有好看的琥珀色。
“你怎么会在这里?”
“同样的问题我还想问你呢。”
于是又相对一笑。
樱井翔先解释:“我们和这边的一家公司签了份大合同,过来谈最后的条件。”
大野智看着他眼光很是温柔:“看来翔酱是公司的支柱力量啊。”
“可以这么说。”被夸奖的人一点不懂自谦这个词,“那么大野君呢?怎么会在纽约?”
“和导师一起来参加一个交流会,是纽约有名的美术学院。”


我设想过一千种一万种我们再次相见的场景,却没有这样不经意的一种。


大野智仿佛对樱井翔的工作很感兴趣,樱井翔也就一副讲解得很开心的样子,但两边又都好像很累。需要拐弯抹角的东西又多了不少,两个人小心翼翼选择着路线,耗费了太多体力。
一个不小心就冷场了。
樱井翔看着大野智盯着自己的空玻璃杯发呆,就笑笑,笑得比较难看:“大野君还是老样子。”
“翔酱倒是变了不少。”大野智好像想伸手摸摸樱井翔的头顶,但是换了个方向拉了拉他的领带,“比以前更适合穿这种衣服了。”


在我们成长之后,也许不会再互相伤害了,但是也不会更亲近了。
这么一想仿佛就更伤心。


他想问为什么不再给我打电话了,为什么不再给我寄明信片了,我墙上的花还缺一片花瓣,可是永远都无法盛开了。
但是他只是说:“时间太晚了,大野君明天的行程安排也很满吧。”
大野智慢慢点点头:“翔酱明天的谈判压力很大吧?”
“嘛,确实。”
“不要太勉强自己。”
“恩。”樱井翔觉得眼睛一热,于是迅速站起来,“我去叫出租。”
他一边说一边往外走,然后发现大野智没有跟上来。
他回过头,在一片灯红酒绿之间,在这世界繁荣的中心,在陌生的人群里,大野智坐在吧台前,透过漫天星斗般明明暗暗的灯光,认真而漫长的看着自己。
樱井翔于是也变得无法再移动脚步,只能站在那里,等待时间长河从自己身上一跃而过,而自己变成化石,被他这样一直看着。


当大野智终于离开座位,走过来,拖住他的手臂往不知道什么方向走时,他觉得其实去哪里都没关系,反正哪里他对他来说都是陌生而无畏的。


手臂被捏得很疼,握画笔的人握力都不可小看。抵在粗糙墙壁上的脊背更疼,但樱井翔的精神注意力都无法集中在这些细节上。
他只感觉到被吻着的嘴唇烫得吓人,接下去是脖颈,再接下去是锁骨。
大野智住的房间是普通的单人间,一张单人床,一盏立式地灯,一盆大叶芭蕉。
一进门大野智就把他甩在了墙上,狠狠地吻下去。他脑子里一片白光,眼前更是电光火石,他只能凭本能闭上眼睛,然后觉得自己像被扔进了炭火盆,不停燃烧。
大野智捏着他的下巴,然后对着他小声说:“翔酱你睁开眼。”
“你看着我。”
他有点颤抖着抬起眼皮,看到好像从没见过的大野智,眼睛里的光有些凶狠,又几乎要哭出来。
“我画了一幅画。”
“我看到了,是大海么?”他声音不自然地发出来。
大野智愣了一下,然后更用力的抓住他,把头埋在他肩上:“我去西班牙的海边写生,那里没有一个人,只有海水,非常美丽的海水,被太阳照成金色,我非常想画,非常非常想画出来。”
樱井翔没有动,只是安静的听。
“于是我画了,但是那幅画里有一个人。”
“明明那里一个人都没有。”
“那个人就是你。”
樱井翔感觉到肩膀的衬衫变得滚烫。他伸手环住大野智,把他拉得离自己更近一些。
然后谁也没有再说一句话,大野智把他的衬衫脱下来,很仔细的吻他的每一寸皮肤,直到樱井翔无法控制自己的呼吸频率,腿也抖得厉害,只能靠墙壁和大野智的肩膀支撑。然后大野智拉着他的手,把他带到床旁边。
床上是一条蓝色的床单,很简单,有干净的洗洁精香味,躺上去就像跌入一片湿软的海,任凭大野智掌控方向,他只是随波逐流。
快感夹杂着疼痛一起向他袭来时,他拼命想伸手抓住点什么,于是只好却拉扯床单,身体里被强迫接受的入侵让他觉得世界变得眼花缭乱,他努力想抑制的呻吟突破了唇齿的防卫。
大野智听到樱井翔细微的哭泣明显慌张了起来,却无法停止自己对这个人占有的欲望。他伸出手,捂住了樱井翔的嘴。


我打算在不会再伤害你的时候再回到你身边,但是我后来发现这样我就无法回到你身边了。
因为我只想做像这样伤害你的事情。
狠狠的伤害你。


樱井翔温柔的握住了那只覆盖在自己嘴唇上的手,将它移开。
他看着大野智略带不安的眼睛,露出一个无力的微笑,然后举起双手捂住大野智的双耳,挺起身体迎合着贴上大野智,接着轻轻吻上他。
于是大野智只能听到一片血脉流动的声音。


没关系,没关系啊,你看,不管你回不回来,我们总是能在很远的地方,在很多陌生人之间,再一次相遇。







FIN.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E-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NO TITLE
姑娘俺一日语小白能猜对密码你相信么你相信么你相信么……其实是我自己不相信。。。感谢横山同学感谢L同学没你们我是不会知道密码的……
GN俺敬仰你。之前的结局我和另一个GN商量着,都觉得它其实HE了。虽然我泪了,但是我觉得,它没我想象的残酷。我看到很多人留言说能静静看着它结局实在是太好了,我也想说,能静静看着番外实在是太好了。
Posted by Shiva 2010.03.02 Tue 04:14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URL:
カレンダー
06 2018/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リンク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5/30 777777777777]
[05/29 。。。]
[05/29 rinn]
[05/29 musuu]
[05/23 rachel]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