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君と恋しよう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无论自己嘴上骂得多欢,到底从来喜欢的,都是一些会让自己骄傲的家伙。
不管智商多低,情商多没底线,颜多没法看,疯起来多想让人灌水泥沉了东京湾(喂喂),只要一弯起眼睛笑一下,立刻也就三军溃败。
三更半夜的我跟这里煽个什么情啊。

-----

1.翔润。
2.其实果然还是一眼就能看出写文这人是个实打实的少爷命……吧。
3.题目彻底无能。
4.凑活着吧。






总有一天我们是要分开的,但是,那并不是今天。






人生苦短。
以苦作乐。
团员里那个经常会悲观病发的犬少年曾经是世纪末日说的信服者,微微驼着背说其实并没想到自己能活到这个时候,就当然更没想到大家能一起走到这个时候。
说着眼睛就红了一圈。

他有段时间总是在凌晨1点忽然开始无法入睡,从床上揪绞着被子可以一路滚到地板上,原本冰凉的木头地板被他的体温温热之后,他就只好又恹恹的裹着被子缩回床上的一片很小的角落里。
?暗的领地显得很广阔,他怕死了这种没着落的感觉,于是总不知怎的就想起樱井翔来。

后来世界上几十亿的人一起安稳的渡过了二十世纪的末尾,没有巨大陨石也没有巨大怪兽。对于他来说,发生的最大事件是他们变成了五个人的一个团体,那个带着湿烈气息扑面而来的岚字,仿佛乘着大只的纸风筝就能直抵云际。

他听完二宫和也形容爱拔酱的无叛逆期之后,就一心的嫉妒。鬼知道那时他有多讨厌自己。
一开始他从脸到脾气秉性都像个小姑娘,穿着水手服扎着麻花辫子乖乖巧巧地坐在公园长椅子上,斜眼就能看到樱井翔在摆POSE,自己也就裂开嘴笑。但等到后来他再看见樱井翔和二宫和也伙同个爱拔酱对着那张照片指手画脚的时候,火气就不打一处来,却只能站在原地僵着肩膀,LEADER从几个笑得夸张过度的人身后把眼神投过来的时候他就狠狠地瞪过去。
[松本君,是个不太好接触的人呢。]
[偶尔会觉得挺吓人的。]
[恩,是个吓人的前辈。]
[站在那里就一副不要来惹我的样子,周围有一片完全属于他自己的气场。]
[你们说什么呢,哪有这么夸张。]他伸了下舌头,苦笑两声,倒其实自己也经常一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的表情都已经僵住动不了了。


工作到每天回家练床都没摸到就直接在地板上睡着的那段时间,却是连做梦时候都在继续奔跑。
从一处跑到另一处,每一晚都能看到JR站牌的名字在眼前一个一个晃过,大阪大阪,下一站是名古屋。
他就这样坐着梦,打算用自己的双脚跑遍全世界。
然后努力甩开那个以前的自己。


直到有一天凌晨四点,他正渐渐接近青森一带,北海道的北尽头,有青色的海和捞起来就能直接吃的海胆。他跑过一道桥,不远的前方从云缝里劈下几道白光,是很老套的电影手法,CG技术看上去很落后的样子。但他依旧不遗余力地跑着,在梦里却一点也不轻松。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自己的手机铃声,从很遥远的身后,急促地涌过来,就像一道空气波把他往前一推。他脚下一震,却还没有立刻醒来,只是停下了步子。他不知道手机为什么不在自己身上,仿佛被丢在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他只好回过头。
一转头就醒过来了,手机就在眼前的枕头边上,却其实并没有任何人的来电。不过他还是想起来,那时候无论嘴上说得多凶,无论几天没有睡觉,凌晨四点几乎都要神志不清的樱井翔在看到自己手机上有他的来电显示时,还是会一边气鼓鼓地抱怨,一边把电话打回来,哑着嗓子问他,什么事呀?

他知道自己不管跑了多远,还是可以有那么一个地方允许他忽然躺下来撒娇耍赖。
他知道有个人就算气势汹汹,却从来不曾将视线从他身上移开。
所以他才能一直往前跑,跑跑跑,下一站是梦幻森林。


[等到十周年的时候我都26了,多可怕啊。]
[出道的时候你16岁,十周年的时候当然26岁了。]
樱井翔说话腔调很是波澜不扰,但身为年上组,脸颊的肌肉都已经开始一抖一抖的了。
他就在一边忍着笑继续说:[明年我都26了,多可怕呀。]
樱井翔忍着一股要掀桌的冲动:[明年就是十周年了,你当然26岁了。]
对话眼瞅着就要进入一贯没营养的循环圈了。
[哎,你知道吗?]
樱井翔翻着手里的朝日报,也没抬头的嗯了一声。
[那时候我觉得要是真有世界末日就好了。]
对面那个人这次终于瞪起溜圆的眼睛,盯着他看了一分钟,在他终于没能憋住噗嗤笑出声来的时候,把报纸卷成个卷好好揍了他一顿。


那时候他一直觉得要是真有世界末日就好了。
这样他就不用去想,在将来的某一天,他要迎接分离的一刻。

不过后来世界末日一直没有来,他也并没有和谁分开。
而是一起就这样,唱着5X10,走过国立竞技场的白色的十字舞台。

所以就算不那样全力冲刺,就算不抛弃过去的那个牙齿不整齐的小包子,就算这样,他也可以仅仅是,等着渐渐向他而来的,白光沿着他全身的骨骼绘出轮廓。


平安无事的渡过世纪交汇之后他们一起胡闹着做过很多事情,头戴丝袜,身穿漏OT恤,看着樱井画伯的画吃着腌渍草莓。
2006年因为二宫的一个提议,他们疯玩着一起拍摄了没有台词限定的PV短剧。
他举着一架摄像机,摇摇晃晃的向他走过去,镜头里他明蓝色的T恤衫像一片宁静的时光,他看着自己的眼睛很清?,带着一点微微的笑,等着他走向他,一步,两步,三步。
然后镜头里樱井翔眨眨眼,阳光从摄影棚的木头框架间奋力挤过来,全落在他一头烫卷的乱蓬蓬的头发里,干燥的味道,明亮的颜色,柔软的温度,所有的一切都从玻璃镜头的另一侧,一头跌进心里来。
跌得又深又稳,然后就不会再消失了。



fin.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E-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URL:
カレンダー
04 2018/05 06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リンク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5/30 777777777777]
[05/29 。。。]
[05/29 rinn]
[05/29 musuu]
[05/23 rachel]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