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君と恋しよう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A团文写了大概算三篇了它们就没有一段和一段之间是连着的,而且没剧情没槽点连CP戏都没有我这是在做什么呀TAT
2.我就是爱着本命的相方了。
3.我总错觉自己根本就是松润命。
4.但其实还是少爷命!(够


SJ0926
(已经彻底放弃想题目了直接上CP+日期<<你当你是番组档啊?!)


他微微弯着背却用力挺拔地站在湍流汹涌的瀑布下,觉得水流叠加引力合成的武器快要把他的肩胛骨击穿,疼痛只能从声音里释放出去。他大喊他们的名字,包括自己的。
接着他继续喊,我们一定要做出只有我们能做到的事情。
让世界看到我们的时候就会感到幸福。

其实当时他心里就是觉得自己这样真是超有型一把的,虽然这个英明威武的形象没能在众位团员心中保持超过三分钟。

认为团里最怕寂寞最胆小的人是谁?
松本润。
其他四个人一致举手通过。

不过后来已经没人会再这样说他了。
他拥有了其他团内的BEST称号,最努力先生,最认真,最拼命。
最爱这个团。
都是些听上去响当当掉地上能砸一窟窿的好词,他当然是受用得很。

那时候他也已经不会在半夜给樱井翔打电话了,哪怕半夜还是会忽然睡不着,在夏天里觉得自己的脑袋像被塞进个蒸汽炉里,太阳穴热得发烫,汗水湿了半条枕巾,脚趾却像冰一样冷。
他假想樱井翔会憋着笑说那你不如用自己的脚去冰额头。一边想一边缓慢的在被子里把身体蜷缩起来,一直一直缩下去。
樱井翔曾经说松润的身体非常柔软,睡觉的时候能卷成他所能想象的人类极限那样的一小团,看起来很可爱。
可他想自己的柔软度完全不够用,明明用尽全力正腾出了一身大汗淋漓,却还是无法用脚尖够到额头。
这么一想竟然就有点难过了。


人如果无法对另一个人放手就无法成长,可是掉过头来说如果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成长后又有什么用呢?
00年他们开了第一场con,那时他还敢在镜头前面说翔是我最爱的人,一边说一边笑露出一口前凸后凹的小板牙。然后他趴在几节台阶的栏杆上,看着目线两米以下的樱井翔。本来不唱RAP时就有点口齿不清的樱井翔低头挠鼻子的哼唧了半天,一直也没有抬头看他一眼。


樱井翔对他的好和不好都毫无遮掩。
虽然他的电话十个有九个都会被樱井翔在一分钟内干脆的单方挂断,但是却仍然会把第十个电话接起来听他软软地问翔君在做什么呀,然后就老老实实回答和刚才一样在写RAP歌词,然后再挂断。
比如会朝他吼给我闭嘴你还想怎么样啊,也会在生日送他解决肌肉酸疼的按摩器。
十二岁就认识成天跟在身后转,连说话尾音都被带着拐一样的腔调。
所以既然十几年都这么过去了,折腾来折腾去,隔个十年就会像完整的圆一样轮转回来,那么再追加几圈也没什么关系吧。
他有时候想一辈子也就这么认了。


再后来就像软声软语的松本润会忽然长出玻璃钢的反骨一样,锋芒戾气的樱井翔有那么一天就忽然学会了犯傻。
这被NINO称之为觉醒。


一切本来就在预想之外。
就像很久以前他在瀑布下奋力大喊的时候,虽然觉得很疼,虽然喊声很大,虽然决心意志力那绝对都不是作假的,但是那时也依旧没有想过,他们能站在那里,微笑唱歌或者仅仅只是摆个姿势,十几万人就会一起尖叫着快要哭起来。


他想到头来一切从来都没有改变。他半夜工作结束已经十一点多,回家连床都摸不到,体力只支撑他蹭到沙发边上。然后像虫子一样扭动着换衣服,脱掉袜子甩到一边,笔杆条直地就栽在沙发上。却又强迫症一样忽然蹦起来,脊椎疼得让他哎哟一声叫,一手扶背一手去把散在地上的衣服收拾起来。
再次回到沙发上,打开电视,慢慢嘬着杯子里的果子酒就着吞下几个维生素药片。全身不由自主地沿着沙发的曲线靠拢过去,脚后跟贴在大腿根上,下颌正好卡在两个膝盖间,安稳柔软。
然后看到电视屏幕里樱井翔严肃认真的表情,就咧着嘴露出牙齿笑,边笑边说,今天也辛苦了。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E-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URL: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リンク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05/30 777777777777]
[05/29 。。。]
[05/29 rinn]
[05/29 musuu]
[05/23 rachel]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